新闻中心
News Center
竹鼠养殖官网怎么样
地址:竹鼠养殖首页6号
电话:0371-626725619
传真:0371-626132554
邮箱:scxxxy@126.com
您现在的位置:竹鼠养殖 > 龟鳖养殖 > 正文
平凡人的简单生活:乡村里的剃头匠(1)
点击次数:164 更新时间:2019-06-11 14:48

平凡人的简单生活:乡村里的剃头匠(1)

    身体发肤,受之父母。 按理说是动不得的,但是现在的人动的最多的就是头发了。

  理发师,当然是少不了的职业。

一次和同事出发,在高铁站等车,他突然问我,哪里有卖电动剃刀的么?我一愣,赶紧追问一句,有是有,淘宝上海很多,关键是你要这个干嘛呀?自己给自己剃头?他很诚恳的说,是的。 我差点笑了,对着镜子,能分清左右前后吗?再者,你一电推子下去,如果不满意,那就麻烦了,再好的理发师也很难补回来的。 两个月过去了,也没见他买电动推子,看来是断了这个念头。 我劝他,其实是既为了他好,也有利于他常去的地方的理发师的收入。

  以前农村管理发师叫剃头的,没有固定地点和场所,他们到处溜乡串户,没有特殊情况,都是固定时间到一个村的一个平时人聚集很多的地方,集中呆半天或者一天,有要剃头的都去那里排队等候,等不及的干上一段农活再来也不晚。

那时候的溜乡串户的剃头匠已经过了剃头挑子一头热的年代,不用肩挑挑子靠步行了,而是骑着个28大杠的自行车。

自行车后座上,绑着能折叠的椅子、脸盘以及理发的工具,不太干净的毛巾、不太锋利的剪刀、黑黑的梳子、手捏的推子、长长的刮胡刀以及磨刀子的砂布,也是黑黑的。 剃头的时候,一般是就近找人家烧些热水,洗头的时候,弄点碱面往头上一抹,使劲的冲几下,然后开始剃头的程序。

至于是舒服,还是疼,反正都是熟人,也不好说。 随着推子用手一捏一捏的,头发茬子就一点一点散落。

有时候,坐着的一皱眉,剃头匠就说,不好意思,夹头发了。 坐着的也嘟囔一句:推子该上油了。

1970、80年代,能有这样的剃头的给服务就不错了,谁也不可能经常去城里理发店去接受那种白大褂、高椅子、电动推子的服务。 那时候,老家的有个剃头匠,我们叫四爷爷,瘦瘦的,有点弯腰,人看上去很和气,话也不多。 总以为找他剃头随时可以,谁知道,他也是溜乡串户,在家的时候到少。 真正在家的时间,一般都是忙农活。 一般也不好意思让他破例。

  这些剃头匠们最受老人们欢迎。 老人们一般都是盼着哪天哪天该来了,然后就摸着有点长且乱的头发和乱蓬蓬的胡子念叨着。

等到那一天,就早早的候着,希望能第一个剃头刮胡子。

成了老头的人,则干脆的刮成光头,下巴也剃的干净。 整理完了,老人感觉明显年轻了好几岁,好多天看上去都精神。

剃头的时候,也成了老人们聚会的日子,羡慕谁谁身体很棒,感慨谁身体快不行了,谁谁的饭量和年轻时候一样,谁谁年轻时候干过什么不地道的事儿。

张家长李家短,拌嘴抬杠,回忆过往,那些老年人好像回到了他们的年代。

爷爷在城里跟着叔叔住了10多年,他剃头的地方是固定的理发店,门脸儿不大,但是理发店和理发师都不年轻了。 他常去固定一家的原因不是非要那一种发型,而是那里能够刮脸、剃光头。 偶然去一次别的地方,年轻的理发师不会刮脸剃光头。

所以,现在那些能够刮脸剃光头的理发师在他们看来,才是真有本事的,而不是现在所谓的托尼们搞的花里胡哨的东西。   农村里面有着这样手艺的人一般都会受到尊重,尽管他们被称为剃头的,好像不太礼貌,因为当时连镜子都是稀罕玩意,更别说推子、剪刀了,所以,能自己搞定自己头发的人几乎没有。

  小孩去剃头,一般都是被父母揪着去的。 很多小时候的记忆里面,剃头是痛苦的。 小孩玩的最疯,头发也长得快,容易脏,以前头发里面长虱子的也不少,有剃头的来,家长当然欢迎。 三毛五毛的,就把孩子收拾的干干净净。

可是小孩子不会这么看。 剃头首先会影响他们玩,让他们最怕的有两个,一个是推子。 理发的时候必须推子、梳子配合好,再说那时候对推子的维护也不是那么精心。

推子不够锋利、手捏紧推子却弹不回来,可是理发师要抬一抬推子并和梳子配合,把剪下来的头发抖落到地上。

这时候,剪不断的头发就会被猛然薅起来,孩子往往哎呦哎呦的直喊疼,嘴里还吸着凉气,恨不得立马跑的远远儿的。 耐心点的理发师会小心点,一般的会笑话大惊小怪。

家长也是一巴掌过去,“老实点,不然还会薅你头发”。 都是熟人,小孩子的惊呼和痛苦则成了谈资,嚎的厉害的小孩会被说没出息,被笑话好几天。

小孩子不愿意理发的另一个原因是理发的时候,会睡着。

一睡着,身体会晃动,头也扭来扭去,被推子薅到头发的时候更多,而且是一个激灵,在围观的大人的哈哈笑声中,猛然惊醒,一脸不好意思。

自己小时候有过让剃头匠剃头的日子,也有叔叔给我剃头的时候。

他的手艺还行,也不是拿我练手,看我头发长点,就要给剃短点。 那个场景是,过来过来,看你头发长了,我给你剃了吧。

我也用怀疑的眼神看着,恐怕不行吧,你本事怎么比得上四爷爷的呢?推子薅起头发来得多疼啊。 反正,就是一脸的不情愿。

但是,没法子,被弄到高凳子上,重复那个有点惊惧的过程,依然是推子夹头发,在迷迷瞪瞪中一个激灵,被疼醒。

也不是他技术不好,条件就是那样,当然肯定不如专业的手艺好了。   最高兴的时候,是跟着父亲进城理发,坐在自行车大梁上,即使脚麻了也没问题。

一来,可以理发,二来可以逛逛县城,同时给买点好吃的好玩儿的。 那时候,他进城都是同时办几件事,都是办完所有的事儿,再理发。

他也是到熟悉的人那里去。

那个理发师家里离县城很近,姓苏,腿有点瘸,大家都成苏瘸子,没有瞧不起的意思。 他家离县城近,地少,身体也不利索,就理发谋生。 我们只是私下里这样喊,到苏瘸子那里剃头去么?他在城里的门脸就是小小的一间,在以前的县城东关供电局或者沙场一带,因为国有企业红火的时候,那地方工人很多,他也很和气,穿着白大褂,里面收拾的还算干净利索,所以生意很好。 在那里的时候,也是说着彼此的事情或者熟悉的事儿,也没有什么陌生感。

最后,付钱的时候,还很客气:  “都是熟人,钱就算了吧?”  “那哪能啊?钱再少,也是生意啊。 ”  再推辞:“算了,算了,不收钱了。 ”  再付钱:“那我以后不来了啊?”  最后:“不好意思,收你钱了。

”  当时的一次理发的费用就是五毛钱,后后涨到了一块钱。

都是小本生意,真不收钱的话,就得喝西北风了。 自己参加工作了,回家的时候也去过那里理发,也说起过以前的事情,感觉还很熟悉。

后来挪到了东关大桥的东边,依然忙碌着,再后来听说他女儿接着他的手艺干理发。   当时的农村,农活是主业,剃头是农闲时溜乡串户,搞点小收入补贴家用,十里八乡的会这手艺的又不多,所以尽管有点辛苦,有时候还被村里的狗追着咬,但是还是被乡亲们尊重着,毕竟是凭本事吃饭的。


竹鼠养殖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,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.
Copyright (C) 2006-2019 竹鼠养殖www.511642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